导航菜单

又见券商追债 国元证券与客户对簿公堂追讨6亿欠款-通古斯大爆炸

3、国元证券有权以振发控股质押的振发能源6%的股权拍卖、变卖或者折价价款在振发能源应付款项范围内优先受偿;

而在4月17日的2019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上,国元证券也提到,2019年,股票质押全年计提减损准备3.1亿元,该公司针对存在风险的股票质押项目,公司通过追收担保物、启动违约处置、司法诉讼等方式,最大限度地保全了公司资产目前整体风险处于可控范围内。截至当时,公司股票质押业务规模总计72.93亿元,包含纾困18.62亿元,整体平均维保比例212.71%。

4月29日,国元证券发布公告称,2020年第一季度共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1.55亿元,超过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减少该公司本期净利润1.16亿元。

至2019年1月15日,被告三查正发出具《担保承诺书》,称其本人和配偶陆蓉自愿为被告一振发能源上述股票质押回购融资项目融资金额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保证期限自初始交易日开始至公司收回所有本息及实现债权等其他所有费用时止。

6.26亿元股质违约纠纷公告显示,2015年8月17日,国元证券与被告一振发能源签订协议,约定以振发能源持有的珈伟股份(现已更名为“珈伟新能”)2000万股股票为质押以向公司融入资金2亿元。

4、振发控股、查正发、陆蓉及中启能对振发能源履行应付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深交所问询函同样关注到了这一问题。2020年2月7日,珈伟新能在关注函回复中称,2019年末对大股东振发能源及其关联方光伏电站EPC业务的应收账款余额为9.91亿元,2020年振发能源计划通过处置其子公司振发新能51%的股权偿还3.45亿元,报告期内补充计提坏账准备3.55亿元。

而2018年7月25日,被告二振发控股与国元证券签订《股权质押合同》,约定振发控股以其持有的振发能源6%的股权质押给公司,以担保振发能源足额清偿上述融资合同项下的债务。

其中,本期计提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减值准备1.34亿元,主要为待购回的标的证券“珈伟新能”“ST中孚”“深大通(维权)”“退市华业”和“艾格拉斯”因股价持续下跌,且低于100%维持担保比例(含部分场外冻结资产)。

5、请求判决本案诉讼费用由五被告共同承担。

珈伟新能表示,自2018年以来受国家金融去杠杆政策以及“531光伏新政”的影响,且因银行抽贷导致现金流紧张,EPC业务接近停滞,报告期内EPC收入持续下降。且受国际贸易环境的影响,公司海外照明业务收入也同比大幅下降。

在代资管计划追讨贵人鸟、富贵鸟的违约欠款后,国元证券又因一笔6.26亿元的股质违约,将客户告上法庭。

4月28日,珈伟新能发布公告称,经审计,珈伟新能2019年度合并财务报表未分配利润为-23.1亿元,公司未弥补亏损金额6.3亿元,已超过公司实收股本总额(8.4亿元)1/3。

珈伟股份泥潭深陷这桩诉讼的起源,还要追溯到2018年珈伟股份的暴雷开始。

2、国元证券有权以振发能源质押的6073.77万股珈伟股份股票拍卖、变卖或者折价价款在振发能源应付款项范围内优先受偿;

深交所公开信息显示,自2018年起,珈伟股份共收到2封问询函、4封关注函、3封定期报告问询函。其中,该公司2018年年报、2019年半年报、2019年年报三份定期报告已遭遇连环问询。

然而,直至上述协议约定的回购期限届满,振发能源未履行主合同项下义务,振发控股、查正发及陆蓉均未履行担保责任。经查,中启能公司与振发控股存在法人人格混同,应当依法与被告二振发控股承担连带责任。

“随着股票质押违约风险下降,2020年券商资产减值风险将明显下降。”浙商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立峰此前也提到,从上市券商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2018年下半年是信用减值的高峰期,考虑到2019年半年报全面实行新的会计准则,信用减值相对充分,股票质押违约风险充分释放,预计2020年券商信用减值风险将进一步下降。

又见券商追债 国元证券与客户对簿公堂追讨6亿欠款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于是,国元证券提起诉讼,请求判决:

近年来,以股票质押为主的信用业务逐渐成为券商营收的重要支柱。根据中证协2019年上半年数据,券商股票质押业务收入占营收比重平均为10%左右,其中中小券商对股票质押业务的依赖度更高,包括红塔证券、国盛证券、华创证券等在内,股票质押业务收入占比均超过15%。

而值得注意的是,4月17日,国元证券曾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2019年该公司股票质押全年计提减损准备3.1亿元。截至当时,公司股票质押业务规模总计72.93亿元,包含纾困18.62亿元,整体平均维保比例212.71%。

更重要的是,珈伟新能主要客户振发能源因经营和现金流状况持续恶化,应收账款回收进度未达预期,周期拉长,回收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报告期内继续计提大额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这里的振发能源,正是此次国元证券提起诉讼的第一被告!

与此同时,珈伟新能2019年度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和信用减值损失8.33亿元。其中,国源和西坡两个电站因收益不及预期,计提商誉减值,以及部分固定资产、存货、无形资产计提减值。

1、振发能源向国元证券归还融资本金4.40亿元、利息4777.44万元、罚息1245.62万元、违约金1.22亿元及原告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442.54万元,合计6.26亿元;

2016年9月12日,双方再次签订股票质押协议,约定以振发能源持有的珈伟股份2046.5万股为质押,向国元证券融入资金2.4亿元。

5月25日,国元证券公告称,该公司与振发能源、振发控股、查正发、陆蓉、中启能的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案,已于5月20日收到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受理通知书。国元证券向5名被告追讨融资本金、利息、罚息、违约金及律师费合计6.26亿元。

“部分股票质押回购协议已逾期未得到偿还,公司也根据会计政策计提了相应的预期信用减值损失。公司将进一步加强股票质押业务风险管控力度。”国元证券强调。

国元2019年股质计提减值3.1亿

在合同履行期内,双方协议解押及补充质押,目前仍有质押股票6073.77股。